49 12345
发新话题
打印

阿拉中东卷单行

阿拉中东卷单行

这次旅行一开始就获得了一个意外的惊喜。在香港国际机场登机时,我一向因为自己的行李不多,没必要排队急着登机,因此总是等在后面,直到人不多时才走向检票台。服务生接过我的登机牌一看,忙向我点了头,抬起手做个“请”的姿势,恭敬地说:“老板,请往这边走。”我以为他们服务态度好,没多想就向起落架走去。起落架有两个通道,一个是通向飞机前头的公务舱,另一个是通向后面的经济舱。我每次旅行都比较节约,总想着有限的资金能多去几个地方,当然没有富裕到想坐公务舱的地步,因此毫不犹豫走向经济舱的通道。在飞机舱门前,把登机牌递给空姐,看她指导我往左边还是右边走,没想到空姐却指向飞机前头,我拿回登机牌一看,12排,那可是好位子!

  公务舱实在舒服!每排才六个座位,比经济舱的十个座位宽敞得多,座椅设计很好,通过键盘电动控制可以连续调节靠背和脚踏的高度,跟躺在床上一样,电视屏幕也很大,画面更清晰。刚坐好,空姐就端来一杯果汁和点心,我边享受着这特殊的服务,边纳闷:香港至迪拜往返机票人民币5800元,怎么也不可能是公务舱的价格。怪不得在办理登机时,好象听到服务小姐咕哝“现在机位很紧张”的话,只是当时没在意。尽管我比较喜欢从香港机场出发,但是乘坐国泰航空公司的航班也只有去斯里兰卡那一回,航程并不算太长,优惠我实在说不过去。又想起年初去古巴时,机场的服务人员把我的所有证件都拿去复印存档,出关后又有一个服务小姐拿着一个掌上电脑,边询问我的情况边输入电脑,当时只是觉得特麻烦(而且那次在深圳皇岗出关受到海关人员的特别讯问,入香港关时又折腾了半个钟头),不就出国旅行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莫非跟这次机位提升有关系,如果是这样,那倒是值得庆幸的。不管如何,舒服是没得说的啦,只想着回来时是否还可以享受此待遇,我暗暗期待。

  2005年8月7日当地时间晚上八点多钟(比北京时间晚4个小时),飞机平稳地降落在迪拜(Dubai)国际机场的跑道上。一出了机场大厅,迎面就扑来一阵阵热浪,没走几步就感到脸上、脖子、手臂等裸露部位黏乎乎的,全身汗水好象就要蹦出来似的,实在不愿多待一会,马上钻进一部出租车赶往市区。

  机场离市中心不远,但是路上车很多,非常拥挤,车速很慢。我决定在Deira一带投宿,那里是市中心老城区,出入比较方便,房价也比较便宜,大饭店是不敢过问了,只好找一些小的旅馆。好在出租车进入到一个商业区后只能慢慢行进,没多久就看到几个小旅馆,刚开始还没想确定住那家,心里打着走走看的念头,最后实在无法忍受比走路还慢的汽车,正好在一个路口两边各有一个小旅馆,于是下车走进左边的SahariPalaceHotel。价格一晚150Dh(Dirham,迪拉姆,阿联酋的货币单位,一迪拉姆约合人民币两块二左右),与国内相比确实较贵,但在这里已是很便宜,房间有些陈旧,但还算可以,有空调冰箱和卫生间,对我来说这就足够,出门在外哪管得那么多,更何况我的单身宿舍也好不到哪里去。

  放好行李,洗把脸想凉快一下,才发现洗漱台上左右两个龙头不管那个流出来的水都很热,真奇怪。打开电视,换了几个台都看不懂,于是决定出去走走,饭不用再吃,水必须要买,更重要的是对对街道名称,在地图上认清现在所住的方位。走出旅馆,周围都是商铺,带有阿拉伯特色的商品满街摆,街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非常热闹。转了几圈,方位很快认清,感觉实在太热,无心游荡,于是买了几瓶水和饮料又回到房间。

TOP

第二天早上,天刚发亮我就起来,大街上蒙蒙的,水汽很重,空气中似乎能滴出水珠来,在空旷处斜进一缕阳光,周围的薄雾正在阳光的照耀下慢慢散去。这时我发现相机的镜头也布满水珠,根本无法使用,只好用镜头纸反复擦拭。





  迪拜完全是一个阿拉伯版的香港,它是阿联酋七个酋长国之一,也是中东最大的自由港和航空中转站,北临波斯湾,南边茫茫的大沙漠就是它的后院。一条婉转绵长的小港湾把迪拜城区分为东北和西南两部分,东北面为Deira,西南面为BurDubai,这里保留着迪拜最古老的阿拉伯特色,现代化的建筑和交通都分布在这两个城区的外边。

  我本来也没有具体的游览计划,于是决定往西边走,先到小港湾边看看再说。时间尚早,街上行人不多,街边的店铺正陆陆续续开门营业。早上精力充沛,步伐很快,嘴里还反复哼着戏剧里常见的台词“三步当作两步走,两步并做一步行,正走之间来得快,美丽的港湾就在前方…”。不一会就走过几个街区,来到港湾边。走出周围房子的阴影,才发现这时太阳已经很高,身上逐渐有一种灼热的感觉。港湾一百多米宽,就象一条河,这里正好是一个小码头,停靠着几条木船,我在附近转了一下,就有船家走向前来询问是否租船,往港湾深处四五公里50Dh,我暗自估算觉得这价钱还可以接受,只是现在水汽较重光线还似乎不足,两岸的风景看上去略显灰暗,因此没有成交。

  于是沿着港湾继续走,看看是否能走到海边。港湾边偶尔有几个货物码头,货物堆满在路边,我从旁边路过,不时有看守货物的人跟我打招呼。一路上连棵小树都没有,人完全暴露在阳光的照耀下,感觉越来越热。就这样坚持半个多钟,脚步越来越沉重,正好也到达AL-RAS拐弯处,跨过汽车川流不息的环道,回到街边的阴凉处,走进一个小餐馆,点了一罐可乐、一份煎饼和一个煎蛋,坐在空调边的位子,边喘着气边慢慢享用。

  走出餐馆,无心再步行,在路口上了一部出租车,打算去迪拜博物馆。司机见我是来旅游的,便推荐我先去七星级的BurjalArabHotel,回来再去迪拜博物馆。七星级酒店对我来说应该是如雷灌耳,原来也有一睹芳容的想法,只是它位于西南的海边,离市区约二三十公里,今天本想只在市区内游览,既然有此提议,没有理由拒绝,于是毫不犹豫点头同意。

  不多久,车就出了市区。路两旁大多是现代的高楼大厦,还有许多工地正在大兴土木。路过雄伟的迪拜世界贸易中心(Dubaiworldtradecentre),接着就是耸入云霄的酋长塔楼(EmiratesTowers),这个线条流畅的双塔建筑就象是一对引颈的天鹅,优雅地朝天轻舞。说起迪拜,人们只知道七星级大酒店,又有谁知道这栋比七星级大酒店还高的连体建筑呢?它不同样是迪拜的象征吗?

  车继续往前走,我却感到非常困倦,眼睛几乎睁不开。计价器上不断跳动的数字,多少让我心里发怵,几时才到呢?

TOP

“Look”,司机的一声提醒,仿佛敲打在我的心坎,把我从九天云外唤了回来,人一激凌清醒许多,眼前一个巨大的白色船帆拔地而起,在湛蓝的天空中迎风飘逸,这就是奢华得令人窒息的七星级大酒店BurjalArabHotel。

  BurjalArabHotel建在海滨的一个人工岛上,是一个船帆形的塔状建筑,一共有56层,321米高,由英国设计师W.S.Atkins设计。酒店采用最先进的建筑思想和材料,造型轻盈,具有很强的膜结构特点及现代风格。

  面对窈窕,我不由自主口占一绝:“水天相连迪拜港,风物独秀波斯湾。环球竟尊谁得比,酋国海边一船帆。”感觉不够,又吟了一首:“光夺埃菲尔,气倒世贸楼。秋波无言语,默默独风流。”

  入住和参观酒店需要提前预订,象我这样的不速之客只能在外面观看。在入口处,我让司机帮我拍照,也算是到此一游的见证。




  正对着酒店入口处就是WildWadi水上公园,里面有迪拜最刺激的游乐设施,但门票较贵95Dh。沿海滨两边不远处分别各有一个五星级的酒店,正好与七星级酒店三足鼎立、互相辉映。东面是具有现代化建筑特色的JumeirahBeachHotel,象是一艘军舰,另一边就是典型阿拉伯传统的AlQasrMadinatJumeirahHotel,楼层不高最多三四层,连绵起伏高低不一,象是独立的楼房而又错落相连成一体,窗台的大小、位置、高度迥异似乎零乱,单一的黄色墙壁又使得整个建筑群显得如此的统一。

TOP

离开七星级酒店,出租车转来转去,连我也弄不清方位了,不多久就把我带到一处海滨。这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太阳很大,延绵几公里远洁白的沙滩上没有几个人,非常寂静,我独自一人走在空旷的海边,阵阵的清风翻滚的海浪轻轻拍打着我的思绪,把我带回从前的时光。美丽的身影已经不在,灿烂的笑容已经模糊,动人的歌声已经逝去,如今孑然一身,就象天边的一片浮云,托与秋风,四处飘零,何处栖身,吾谁与归?




  我有些惆怅有些失落回到路边,在远处遮阳的司机一看见我就把车开过来。回到迪拜博物馆时,正好是下午一点半钟,车费126Dh。

  上世纪五十年代,迪拜还是一个贫穷落后的海边渔港,随着石油的不断流出,大量财富流向这里,高楼大厦也如雨后春笋般次第涌现。从前朴素的历史和现今迟来的繁荣注定迪拜博物馆的展品不多,乏善可陈,尽管如此,这个城堡似的建筑仍然不失为一个很有特色的博物馆。大门两边各架着一管黑溜溜的炮筒,也不知炮口要对着谁要守卫谁,作用大概跟中国的石狮一样吧。院子里面铺着一层薄沙,在一个角落里停靠着一只木帆船,船边盖起两三间毛草屋,里面模仿古代阿联酋人的日常起居,陈设一些生活用具,感觉还是很温馨的。厚厚的城墙就是几个展览室,展品不精美也不古老,也就是英国殖民时的几杆破枪炮、简陋的器具,我走马观花般转了一下就出到院子,墙角有一个螺旋式的楼梯可下到底层。底层首先是按一比一的比例,通过声光控制非常逼真地构建古老的商业街,《天方夜谈》中描述的那种精明的阿拉伯商人就在狭小的铺面里经营,惟妙惟肖。接着过去就是阿联酋动植物的介绍,除了墙壁上的图片外,还摆放许多触摸式屏幕,游客选择上某一种物种,屏幕就播放该物种的录像片,只是沙漠之中,动植物的数量实在不多。从前这里也盛产珍珠,博物馆里就有一个大厅专门展示采珠船和各种采珠器具,通过图片和录像向游客介绍古时潜水采珠人的艰辛,以及奸诈的珠宝商人如何豪夺猎取。

  



TOP

 
出了博物馆,没有既定的目标,东走西走就进入DubaiSouq。“Souq”这单词我在金山词霸里没查到,后来在网上搜索,说是“购物中心”,但是“购物中心”的说法现代气息太浓,因此总感到不够贴切,最后查到一个解释“带有顶盖的古代商业步行街”。这里与城区外面的购物中心、超市完全不同,就在一条狭长的街道上,两排六七米高的柱子撑起一个长长的三角状木制屋顶,从前面看象个牌楼,从里面看很象广西三江侗族的风雨桥,只是两边没有河流,而是一个个商铺。这些紧紧相连的铺面都不大,大多一跨一门面,而且都是相互独立各自经营,门面虽小商品却很丰富。一个Souq可能连着几个街道,范围很广。下午时分不是商业的高峰期,街上行人不多,我穿过几条小街,不知不觉就走到港湾边,这里是一个小客运码头,对面就是我早上到过的地方。

  在码头前一个小亭边买了一杯现榨橙汁和一个烧饼,站在旁边吃起来,这就是我的午饭。


  迪拜完全是一个现代与传统和平共处的城市:雄伟的高楼大厦日新月异,无言地散发出时代的气息,阿拉伯式的建筑却坚固地保持一个色调、一份情感、一种文化;繁华的大型超级市场灯火辉煌,商品琳琅满目,休闲购物一条龙,古朴的小巷Souq人来人往,叫卖声和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丰田出租车与平板手推车并排在路上行进,各走各的路,港湾内坐满人的简陋木驳船行驶在夕阳的余晖下,简直就是百年前的情景;身着比基尼泳装的美女正在悠然地晒太阳,陶醉在阳光、沙滩、海浪、椰子树的自然风光中,而穿着黑色长袍戴着黑色面罩的阿拉伯妇女却在鲜艳的时装店内徜徉,最后提着大包小包走出来。也许外来的文明只是丰富了迪拜的色彩,却无法撼动古老的传统。

TOP

几条船懒散地泊在前面的码头,不久就有船驶来或离开,送来或送走一拨拨的客人。我没有目的,也不明白那条船到那个地方,随便就上了一条船。一船二十来人,分坐两边,人满就开。我依照其他人的样子,伸手递一个1Dh的硬币给船老大作为船资。水上清波阵阵,凉风习习,坐在船上心胸舒畅。

  这条船没有向前面走多远就驶到对岸,离我早上到达的码头往前几百米。下船后看地图,发现这里离下塌的宾馆不远,于是寻路回到宾馆休息。

  下午五点多钟,再出去逛逛。这次与早上的方向相反,往东边走,过了电子Souq,便是Baniyas广场,从这里开始,算是出了老城区,高楼林立,全都是现代化的建筑,才感觉到大都市的样子。


  走在迪拜的大街上,你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着装的人,的确,迪拜一百多万人口中外来人口高达七成,阿联酋四百万人口,本地人只占四份之一。由于当局意识到,二三十年后石油会枯竭,因此大力发展贸易和旅游业,石油带来强大的财政支持确保当局免去其它行业的所有税负,这里成为中东最大的贸易自由港,每天都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淘金者和创业者。每一个背井离乡来到这里的人,也许都带有一个梦想,开始寻找他乡的故事。

  实在很热,我没有再往前走,就在附近转转。正好在广场边看见一个旅行社,走进去买了一张迪拜到德黑兰的往返机票,315美元。

  回到宾馆休息了一会,感觉应该找饭吃啦。宾馆一楼就有一个餐厅,但我还想走走看再说。穿过一条小巷,就是106Naif大道,沿着这条大道来回走了很远,没有合适的餐厅,于是回到宾馆一楼。这里的人吃饭比较简单,一个饼一点青菜沙拉就行,我应该是属虎的,不吃肉不行,要了半只烤鸡和可乐,旁若无人地吃起来。

TOP

第三天早上起来,不想在同个城市呆太长的时间,尽管迪拜的许多地方还没有光顾,还是决定去沙迦市(Sharjah)。中午十二点钟再退房,还有四五个钟头,于是对着地图,去参观当地的传统民居,一公里左右,没有坐车走路去。经过黄金Souq和香料Souq,不久便到达目的地。


  也不知那个是正门,反正侧面有一个小门开着,我犹豫一下,便走了进去,里面有人但也不过问,任由我参观,当然也没有什么门票之类的啦。这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式的阿拉伯院落,我猜这不会是什么历史遗迹,肯定是新搞的仿古建筑。中间种有一棵棕榈树,树边搭一个棚子,棚子下铺上地毯,可能是公共休闲的场所。一口水井就象一只眼睛,静静地守在那里。四周的房子兼作围墙的作用,要么是起居室要么是储藏室,角落一侧还有牲口栏。整个黄沙一样的颜色,也许生活在沙漠中的人对这种色彩有着其他人难以理解的深厚感情。


  传统民居后面就是Al-AhmadiyaSchool,里面介绍阿联酋古时候民族教育的情况,展出一些古代的教室、课本和教学工具,在一间房子里还按真人大小用雕塑模拟古时的教学情景,一个老先生盘腿坐在毛毯上,一手拿着书本,一手拿着一根教棒,前面围坐着三个毕恭毕敬的学生。

TOP

回来路过黄金Souq,正好十点半钟,顾客已经不少。这是迪拜最著名的黄金市场,整条巷两边全是黄金珠宝的商铺,铺子里面的项链、手镯等不是一条一条、一个一个地摆卖,而是一大把一大把、一大串一大串地挂在那里,买卖方式很特别也很吓人,老板一抓就是一大绺,随你怎样选择。


  回到宾馆,简单收拾行李,退房离开,打个车到一个巴士站,转乘到沙迦的小巴(5Dh)。沙迦是阿联酋的第三大酋长国,是公认的阿联酋及海湾地区的文化首府,离迪拜二十几公里,不到半个钟头就到,车停在是中心的Rolla广场。我在附近转了一圈,找到SharjahPlazaHotel,登记住下,130Dh一晚。

  因为感觉太累以及太阳很大,因此下午没有出去走走。傍晚时分在街上东游西荡,最后走进广场边的一个小餐厅。阿联酋四份之三的人口主要来自巴基斯坦、埃及、印度等国家的穆斯林,主要承担着富有的当地人不愿意做的繁重体力劳动,这些人收入不算高,并且还要寄钱回去给国内的亲人,因此不可能高消费,许多简朴的餐厅就是为这些人服务的。真正的阿联酋人体形高大,而且特别肥胖,同是穆斯林但穿着不一样,与外来打工者有明显的区别,他们非常富有,喜欢吃烤全羊,这种便宜的餐厅根本就没有他们的身影。作为普通的旅行者,我不敢走进豪华的餐厅,担心一餐就耗去我一个月的收入。我注意到,这些餐厅的每一个饭桌上都有一个放有许多不锈钢杯的托盘和一个水壶,进来的每一个人几乎都会拿起杯子倒水喝,而且我也发现,水壶里的水直接从水龙头灌入,也没有其它的处理,然后放在冰箱里冰冻,最后就拿出来给客人饮用。一句话,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不但在阿联酋这里,而且在随后我到过的伊朗也是一样。此外,宾馆里也不提供开水,但是有水壶和水杯,方便客人冰冻和饮用。我敢肯定,我国城市自来水的卫生质量不会比他们的差,而我们却不敢直接饮用,很大原因可能是习惯,长期习惯了一种错误的见解“自来水不够卫生”,因而要把水烧开了再喝,或转向所谓的纯净水。其实在我国自来水经过严格的过滤、消毒和检测等相关流程,直接饮用应该没有问题,我自己平时也是喝开水,只是有时半夜喝酒醉了懒得烧水,直接就对着龙头痛饮。饮水也是一种文化,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文化,可原始的方法没有额外的能源消费,这正是我所要考虑的。

  餐馆的食物看来都是素的,种类还比较多,但跟国内不同,我没吃过也根本不懂,于是随便点了一种,咬了一口才明白不好吃,倒了一杯水,勉强吃了一半。老板看我不象他们的人,过来问我好不好吃,我很干脆地摇摇头,于是他拿来一些他可能认为很好的东西给我尝,再问味道如何?既然是免费的,我不好意思说不,味道尽管也不怎样但我还是点点头。得到我的认可,老板于是显得很高兴很满足。

TOP

第四天上午我继续自己的步行游览。Al-Hisin城堡就在于城市的中心,过了Rolla广场就到,无疑成为我捷足先登的目标。这座城堡横刀立马地端坐在Burj大道的中央,汽车到了这里也只能从两旁绕过,周围的大楼似乎已成为它的座椅。城堡建于1822年,现已重新修缮。走进门口,左边有一个展示厅,专门播放介绍历史的录像,沙迦地处阿曼半岛的正中,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其从75年以前就开始成为重要的国际交通枢纽,早在阿联酋石油发现之前,就有国际航班穿越阿曼湾的海滩,频繁地在沙迦的老机场起起落落,录像主要讲述上世纪三十年代英国皇家第一航空公司从伦敦飞往印度在这里中转的情况。其它房间展出一写图片、文件、珠宝、钱币、武器,以及从前珍珠贸易的许多物品。


  城堡附近有一个艺术博物馆,展示当地和国外的现代艺术,楼上一个永久珍藏十九世纪欧洲油画和石板画的画廊据说是阿联酋最好的。想想也是,财大气粗的阿拉伯人靠着石油一夜暴富,往往喜欢故弄斯文,因此中东一直是世界艺术品主要的市场。我自认没有艺术细胞,看不懂这些作品,走马观花绕了一圈,立马走人。

  西边走不远,一个仿古院落出现在眼前,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反正进去再说。在门口花了3Dh,有个年轻人带我进去参观。院子里存放几条木船,原来这里专门陈列古时渔村的生活、出海捕鱼、珍珠采集等器物。有一竹蔑编成的空竹篓,跟我小时候用来捕鱼的工具形状有些区别但原理一样,使用时放一个装满鱼饵的布袋在里面,沉在水中,竹篓的一个口象漏斗,鱼可以进来却出不去,年初我在古巴时也见过这样一个东西,看来世界各地捕鱼的方法还是异曲同工的。


  走出来之后,拐进附近的旅游工艺商品一条街,这些商品大多带有中东特色,制作很精美,如地毯、象牙雕塑、银器等,很吸引人,只是自己一方面囊中羞涩,另一方面不想加重旅途的负担。

  走出旅游商品街,前面就是一座巍峨肃穆的清真寺。圆形的穹顶和高耸的班克楼,以及弧状的新月,就是清真寺的象征。清真寺不仅仅是穆斯林礼拜的场所,它还集中体现了伊斯兰教的文化和艺术,每一座清真寺都有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的建筑风格。


  作为一个伊斯兰国家,无处不在的清真寺就是它的特色。每到固定时间(每天五次,晨、晌、晡、昏、宵),所有清真寺内的高音喇叭同时播放,刹那间诵经的声音遍布大街小巷。即使不是穆斯林,这一刻也被深深地震撼,庄严和神圣在心中不禁涌起,潜意识地感觉到安拉的伟大。

  阿联酋的穆斯林大部分属于逊尼派,但是比起沙特的逊尼穆斯林,相对宽容,没有那么严格和保守。比如说在阿联酋,酒是被禁止销售的,可是星级宾馆里却允许开设对外国客人服务的酒吧;妇女虽然还得带面纱,但可以允许开车等等。

  一整天我一直在沙迦市区内游荡,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从一个广场走到另一个广场,从宠物Souq到水果和蔬菜Souq,从街头小巧的清真寺到宏伟的KingFaisal清真寺。直到平沙日落,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旅馆,在一楼的餐厅内要了一份牛排和可乐,慢悠悠地品尝。

  第五天早上,原打算租车去靠近霍尔木兹海峡的哈伊马角和滨临阿曼湾的富查伊拉,但是在街边问了几个出租车,价钱怎么都谈不拢,只好放弃。回到房间,研究一下地图,决定先去阿联酋与阿曼交界的艾茵市(Al-Ain),然后再到首都阿布扎比(AbuDhabi),最后转回迪拜。

TOP

这个地方真是太漂亮拉
我要的完美!!!

TOP

 49 12345
发新话题